http://www.smellchic.com

美女记者对话金三角毒王 差点被留下(图)

  资料图片:五度捧得台湾电视“金钟奖”的宝岛传媒业“皇后级”人物陈月卿亮相上海,向大陆民众介绍其陪伴丈夫苏起成功抗癌十六年的传奇经历,并签售其首部在大陆出版的著作《全食物密码》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陈月卿曾因专访张学良和赵四小姐而蜚声两岸。她此番在大陆出版《全食物密码》,由、高金素梅等岛内知名人士作序,推荐给两岸读者。 中新社发 大开 摄

  ●我学会打坐,帮助我放松;我皈依宗教,人生观和脾气有很大的改变;我规律地运动,周末全家去爬山,接近大自然。这些都很重要,但是改善饮食是第一步,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步。

  她是台湾新闻界的“皇后级”人物,拥有“最佳新闻节目”及“教育文化节目主持人”等五座台湾电视“金钟奖”。

  她是上世纪80年代“华视”新闻的“当家花旦”,走过全球近八十个国家,采访过戈尔巴乔夫、阿基诺夫人、大毒枭坤沙等众多名人,并因专访解禁后的张学良而蜚声两岸。

  17年前,她转换人生轨道。那一年,她的先生苏起(台湾政坛知名人物、现任“立委”)罹患肝癌,从此打破了他们的平静生活。她开始研究健康养生,为先生找 “良方”,陪伴丈夫成功抗癌17年。

  如今,她将这些经历积累成了《全食物密码》一书,这部作序、由同样有肝癌经历的高金素梅推荐的 “亲情书”,被大陆出版界誉为一部期待两岸中国人都“吃出健康”的感人食谱。

  刚开始,张学良不愿接受我的访问,后来虽然接受了,但撂下一句话,如果你的问题我不喜欢,我站起来就走。他之前有跟我说过,他不喜欢谈西安事变,可是如果不谈西安事变,我这个访问不是白做了嘛。所以那个采访对我来说是非常艰难的,我要问到他不生气又要观众有兴趣。

  陈:我想他肯定有很多的顾虑,可能想要说一些心里话,但又要守过去的承诺,有点矛盾。在面对我们时,我可以感觉到他压力是蛮大的,我们的压力也蛮大,大家都希望走在一个平衡点上。我想追求事实的真相,可是我也觉得,我有责任不让受访者为了我自己的利益而受到伤害,在这个过程中会非常谨慎小心。访问进行很顺利,本来说好的几个问题访问变成了一个多小时的对话交流。

  陈:我前不久到西安去旅游,在当时捉蒋介石的现场,看到我跟张学良夫妇的合照,听说在东北张学良故居也有那张照片。张学良有东北人的脾气,很刚烈,90岁了,讲话还是斩钉截铁。

  那个时候美国想抓他,但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。那时,我只接到一个电话说你想不想访问坤沙?那次采访我简直就像007一样,我到了机场,忽然,我身边出来一个人说,你是陈小姐吗?我说,我是。然后,他带我到一个地方去换装,乔装打扮成当地人,然后偷渡到他们的基地,真是很惊奇。我进去后,安排我住在一个茅草房里,条件很差。吃晚饭时,他们来敲门,却发现没有回音,他们冲进去发现我已经昏迷了,大概是瘴气的原因。

  “金三角”很恐怖,你早上进去,晚上可能就回不来,可能会死于瘴气,也可能是因为当地治安很不好。我还担心坤沙不放我回来,因为他们有人开玩笑说,你真漂亮,叫留下来。把我吓死了。

  那是我最提心吊胆的一段历程,可是非常值得,节目播出以后,评价非常非常好。

  陈:我当初做新闻工作时,自己给自己订立一些目标。因为记者每天追逐时事,时间很容易一下就过了,然后一年一年就过去。我给自己设定一个比较难的目标,去爬一座山,希望能达到,包括、戈尔巴乔夫、张学良,都是这样。这都是很难访问到的,几乎没有机会,但我们透过种种努力,取得同意,精心设计采访,然后播出来,非常好。

  我觉得过程都是非常让我难忘,然后让我学习。这样,自己每年都有成长和记录,不然你回首20年,好像你做的事情都一样。

  陈:我觉得成功的人物都有他的特质,在跟他们对话过程中,可以观察学习到他们的这种特质。当然,要采访这些大人物真的也很不容易,非常辛苦。譬如我采访戈尔巴乔夫,非常奇怪,我得了重感冒,几乎都没有声音,我就想,我们中国人常说八字,他的八字可能比我硬(笑)。戈尔巴乔夫当时还跟我说,若你问的问题不好的话,我站起来就走。这个话,张学良也跟我讲过。

  陈:我觉得那是我生命里面很精华的一段岁月,充满了挑战和学习,那时我的生命密度是非常高的。每天可以接收到第一手的资讯,可以跟台湾或者世界上顶尖的人物对话,在这样的历程里面,我觉得学习成长非常快,而且也是对社会颇有一些贡献。我那时做的很多报道引起了很大共鸣,譬如我曾报道过泰国北部的难民,激起台湾很多人对他们的关心,捐了很多钱帮助他们,我也关怀过烫伤儿童,我们成立了一个儿童烫伤基金会。

  陈:对。我做记者时,身体很不好,所以我选先生的时候特别选了一个运动健将。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会生病。

  直到1991年他第一次去做身体检查,发现长了一个蛮大的肝肿瘤。幸好做了这次检查,救了他的命。当时手术做得非常成功,切除得非常干净,他自己免疫力也非常好,没有扩散、转移,但是我们还是非常的担心,如果一复发那就没有机会了。

  我就想,我们不要这样。所以我就发挥做新闻的研究精神去做健康研究。我做事情一向做得非常彻底,我先把原因找出来,然后对症下药,做一系列生活形态的改变,改变饮食、改善睡眠和运动。

  这么多年下来,我们是因祸得福,我先生健康保持得很好,我也从他以前口中常讲的“药罐子”成为他口中的“金顶电池”。

  2004年,我主持一个广播节目,我采访一些专家时发现,台湾人的健康跟过去差得非常远,尤其是小孩。我觉得应该把我们的经验跟大家分享,所以我就写了那本《全食物密码》,没想到真的符合大家的需要,卖得非常非常好。

  陈:这是一位美国博士发明的概念,“精力汤”营养是最丰富完整的。过去只在一些人中流行,我就把它推广,让“精力汤”被普遍接受,现在大家都叫我“精力汤教母”。

  “精力汤”配方一般用两三种当季的水果、两三种当季的蔬菜,蔬菜我比较喜欢用芽菜,比较少农药问题;另外还要少量坚果,坚果对心血管非常好。

  水果、蔬菜、坚果,也可以加谷粒、麦片,一起打成浓浓的果汁,这就是“精力汤”,如果需要,再吃一片全麦土司,或吃个水煮蛋,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早餐,全部营养都有,让人精力蓬勃。

  陈:饮食是最重要的,饮食搞好了,65%的概率不会生病。第一,饮食要均衡多元,可大部分人做不到;第二,要细嚼慢咽,你几岁就要嚼几下,可大部分人也做不到;第三,定时定量,也很难做到;所以我用“精力汤”,它能均衡多元,而且已经很细了,减少不细嚼慢咽的伤害。

  当然,还要适当地运动,促进新陈代谢;然后就是睡眠,不要熬夜;还有要做好情绪管理,情绪对身体影响也很大。

  陈:我进“华视”是误打误撞,那时老师说,这是“用春秋之笔记录时代的声音”,是一个福国利民的事情,我就很有兴趣。现在是更直接地帮助别人,所以我觉得更开心。

  我一直喜欢跟民众接触,做记者时喜欢站在第一线,去了解社会的脉动,我也很热情,很喜欢跟人家分享。每一次我去演讲,或上节目,都可以帮助到一些人,经常有人跟我说,“像你这样吃,我血糖都降低了;我妈妈的癌症控制得很好;我减了三公斤……”我听了觉得好开心。

  陈:我其实只是很努力而已,我觉得勤能补拙,我一直相信只要脚踏实地就能做到。没有做不到,只有你想不想做到。我每年都会给自己一个目标。我觉得人这一生就是来学习的,生命本身就是一个发现之旅,生命里面不论发生什么事情,我觉得都会是好的,只要你愿意去学习。

  陈:我现在会说用欢喜心面对,可是一开始你很难用欢喜心,那我觉得就冷静地面对它。我欣赏数学家朱经武先生,他说,跌倒了也要抓一把沙。我觉得人生重要的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而是如何面对它、处理它。我会思考,在这个事情上,我要怎么样做才能克服它或者才会有更大的收获。

  我常常跟年轻的人分享,挫折或者灾难,不是成长的绊脚石,而是垫脚石,你没有经过这些,就不会成长,不经一番寒彻骨,哪能梅花扑鼻香。

  [国际瞭望]视频:布什晤奥巴马握手后涂消毒液[娱乐旮旯]宋祖德:谢贤女友怀了谢霆锋的孩子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